当前位置:首页>宣传教育>廉政时评

用大数据直扑真相 腐败黑箱终被砸爆

发布时间:2020-07-09 来源:驻马店纪检监察网

  在县纪委监委调查的一起案件中,相关部门企图通过提供虚假情况说明、造佐证材料来隐瞒本单位人员的违纪事实、逃避自身责任。但调查组通过走访群众、对比图纸、核对证人证言等,还原了事实真相,给予相关违纪人员应有的纪律处分。这其实是对大数据的一种应用。

  提到大数据,人们会直观得觉得大数据就是庞大冗余的信息,其实大数据的本质不在于大,也不在于收集的信息多,其实质是信息的多维度、多角度。大数据的应用,就是通过多维度、多角度的信息交叉复现、交叉验证,还原事实真相,大数据的应用,为治理腐败问题提供了新的可能。

  社会学家孙立平曾提出过一个概念,“中国的腐败已经进入了不可治理的状态”,他描述的不可治理不是指中国的腐败问题不可治理,而是说想要治理腐败,首先要解决腐败不可治理的问题。以前有人行贿,提一皮箱钱到领导家,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,这种腐败没法治理,因为他藏在黑箱之中,这种腐败只有在非常戏剧性的偶然情况下才能曝光,比如一个叫杨达的人处理事故的时候手表戴错了,一个叫韩峰的人写日记,把不该说的事情说出来了,小偷入室盗窃,发现床底下全是现金等等,社会缺乏遏制腐败的基础条件,这种腐败曝光后,国家辛苦多年培养的党员干部瞬间沦为阶下囚,对党和人民都是巨大损失。可能有人认为,治理贪污腐败最好的手段是严刑峻法,但实践证明,单纯的提高违法成本,并非治理贪污的良药。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最憎恨贪污,他规定贪污10两银子直接剥皮塞草,就是把人皮剥掉,皮里面塞满草,放在公堂上,让下一任官员看着,意思是你要是贪污,这就是你的下场,但是这样也没用,朱元璋晚年曾感叹道“这些贪官朕杀他们都杀的累了,他们还是不改”。

  大数据就是解决不可治理问题的钥匙。从严治党,如何从不敢腐到不能腐?《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》中,2014年有28项任务,其中一项是以公民身份证为锁扣,用大数据集成一个统一的全社会信用框架,每个中国人只用一个身份证号,就可以追溯几乎一切的社会行为,在这样的情况下,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的黑箱状态便不可能存在。举个例子,原来有人在自己家里种鸦片,建个大棚,用日光灯代替太阳,以为这样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,然而通过对每个月用电量,用电高峰期等信息的交叉比对,很容易就可以把这些人找出来。

  作为纪检监察工作者,在办案中,也要充分运用大数据的优势,多角度的收集和甄别信息,利用交叉对比、交叉浮现来发现问题,解决问题,如对违纪党员干部工资、行程、消费等信息进行追溯比对来还原事实真相,让敢于伸手的人无处躲藏。(确山县纪委监委 茹志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