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廉政小说

【廉政微小说】付账

发布时间:2017-05-04 来源:遂平县畜牧局 王中明

君浩是去年被象山镇政府招录为公务员的。本来君浩大学毕业后是想在县城找份工作的,但苦于各局委不招人,只有乡镇招,没办法,君浩只好选择了象山镇。

君浩一到象山镇,就喜欢上了这里。君浩不仅喜欢这里的清山秀水,还喜欢这里纯朴的民风。君浩在镇政府的工作主要是给领导写材料,有时候也跟着领导到村里检查工作。除了这些正常的工作,君浩还有一个最大的爱好,那就是读书,写些小文章。
这天早上,君浩睁眼一看,差不多八点了。为了落实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,魏乡长昨天去城里开会时曾对君浩下过死命令,说无论如何也得把材料赶出来。为了落实魏乡长的指示,昨天晚上君浩又熬了个通夜。
起床,换衣服,胡乱地洗了把脸后君浩便匆匆地往办公室去。来到办公室,签过到,把几个班子成员的心得收齐,君浩就开始等魏乡长。可等了一会儿,没等着,君浩想,魏乡长昨天去城里开会可能还没来,是不是趁这个时候到街上吃点早点。
镇政府大门口往左拐一点就是一家食堂。食堂的名字叫象山饭庄。象山饭庄不大,除了包桌、承办酒席,还兼卖早点。早点主要是油条和豆浆之类的小吃。象山饭庄的早点,主要就是为镇政府一些像君浩这样早上没地方吃饭的人服务的。
君浩跨进象山饭庄的门就冲正在忙碌的白师傅喊:“白师傅,来斤油条和一碗豆浆。”君浩虽然来象山镇的时间不长,但跟白师傅混得已经很熟。君浩同白师傅打过招呼后就去找座位,一扭头,看见魏乡长也在这里吃早点,便忙笑着对魏乡长说,:“魏乡长,你也在啊,材料我已经写好了,几个班子成员的心得我也收齐了。”魏乡长笑着说:“好,一会儿拿我办公室吧。”
君浩在魏乡长对面坐下来。君浩想问魏乡长是不是再来点什么,可没等君浩把话说出来,白师傅已把油条和豆浆端了过来。君浩冲转身欲走的白师傅说:“白师傅,再给我们来斤油条。”之后又赶忙问魏乡长说:“要不再给你来碗豆浆?”魏乡长说:“我已经吃好了,你快点吃吧。”见魏乡长这么说,君浩也就没再强坚持,而是忙着去口袋里掏钱。谁知一摸兜,这才发现衣服是新换的,出来时一分钱都没带。
君浩的手一下子像只冻僵的小蛇。一种从未有过的窘迫让君浩觉得脊背上好像有无数个小虫子在蠕动,跟着,细密的汗珠儿便爬满了君浩的额头。你想啊,君浩能不感到窘迫和尴尬吗?参加工作快一年了,这还是第一次在这种场合遇到乡长,如不把乡长这顿早点的钱付了,乡长会怎么看自己?会不会认为自己小气,不懂礼节?别看只是顿早点的钱,事小,说不定就会影响到自己在乡长心目中的印象,往更远处想,说不定还会影响自己将来的发展呢。
君浩心里犹如狼奔豕突。魏乡长马上就要吃完早点走人了,到底该怎么办,怎么说呢?就在君浩还没想好如何对魏乡长说时,魏乡长已起身了。见魏乡长要走,君浩情急之下大着胆子对魏乡长说:“魏乡长,您先走,账我付。”魏乡长笑着说:“哪能让你付,慢点吃,我付。”魏乡长说着便冲白师傅喊:“白师傅,结账,我们俩的。”
君浩一看魏乡长真要付钱,更加慌张。君浩再次对魏乡长说:“魏乡长,您走吧,就那几块钱,我付。”说着又扭过头冲白师傅喊: “白师傅,别收魏乡长的钱了,记我账上吧。”见君浩这么说,魏乡长一下子收住了脸上的笑容。魏乡长黑着脸对君浩说: “君浩,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你是怎么学的,昨天我还在会上讲,无论是谁,都不能再给老百姓打欠条和白条,赊账也不行!难道你就没记住?”
魏乡长的一番话让君浩感到无地自容,一种从未有过的委屈让君浩有点想哭。君浩本想对魏乡长解释:自己从来没给老百姓打过欠条,也没打过白条,更没有在白师傅这儿记过账,只是今天早上起得匆忙,换衣服时忘记带钱了。可没等君浩把话说出来,魏乡长已付过钱往象山饭庄的门口走去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