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廉政小说

【廉政微小说】《酒?水》

发布时间:2017-05-04 来源:西平县委办公室 栗二辉

“东风吹,战鼓雷,今天喝酒谁怕谁!半斤不当酒,一斤扶墙走,三斤墙走我不走。”这是局长钱三民的喝酒箴言,官至A县财政局长,自诩有“酒文化”熏陶之益,这就是大家公认的“欠三斤”。别人找他办事,都知道一个不公开的秘密:要想事办好,必须酒喝倒……

A县B乡乡长郝正,也曾是一位“宁可胃上烂个洞,不叫感情裂条缝”的酒场雅士,年轻时,他推杯换盏间喝个斤把也是常事,酒桌上仍能谈笑风生,真是“好整”;随着酒龄的增长,他患上了严重的酒精肝和高血压,酒量是每况日下,如今他最发怵的事情就是喝酒。

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”,身在仕途的郝乡长也不能免俗,在妻子的要求下,为了和钱局长搞好关系,替在财政局工作的妻子捋顺仕途,不喝酒行吗?不行。喝少了行吗?不行。郝乡长明白,只要“对症下药”陪好钱局长,妻子的仕途有了,自己乡里的经费更不会缺了,他一想到这,脸上就会泛起阵阵涟漪,但又一想到自己的身体心里也就蔫了。“唉,身体没了,啥都是扯淡。”这个理他懂。

请贵客吃饭,陪好酒是理所应当,任何借口都显得无力,郝乡长也不例外。常言道“一喝九两,重点培养;能喝不输,领导秘书;长喝嫌少,人才难找;一半就跑,升官还早;全程领跑,未来领导”,虽是民谣,可是寓意深刻、发人深省。无奈,郝乡长只能硬撑了。

一天,郝乡长请钱局长到A县城“迎宾饭店”吃饭。酒菜备齐后,郝乡长开始劝酒,大家举起高脚酒杯(二两半)一饮而尽……不一会,他就头晕目眩了。酒过三巡、菜过五味后,郝乡长还得敬酒,女服务员急忙给他倒上一大杯白酒,他皱起了眉头,心想刚才最少喝了一斤,这下一大杯要是再进肚……唉,他只能拼了,谁想一大口酒下肚后,却少了以往的辛辣,郝乡长感觉一股凉气直通肺腑,真是舒服啊!郝乡长不禁扫了一眼女服务员。那女孩紧张地冲他苦笑了一下。酒成水了,不可能,这里有文章!他心里感叹:这会儿还是水好喝呀。这是郝乡长多年来酒场上喝得最蹊跷、最爽的一次。

宴请过后,郝乡长打听到那个女服务员叫刘云。

郝乡长想:那女孩这么照顾我,是不是对我……他心中顿时一阵暖意,瞬间,他又暗地告诫自己,不能歪想,做人要有底线!

此后,“迎宾饭店”成了郝乡长宴请招待的“根据地”,刘云也便成了指定服务员。很快,郝乡长就适应了这种喝酒“潜规则”。

渐渐地,郝乡长和刘云达成了默契,在酒桌上,前几杯倒白酒,等大家把酒下肚后,刘云趁机给他倒成矿泉水。由于少了醉酒的侵扰,郝乡长工作效能提升,几年地里,乡里面貌焕然一新。随后,郝乡长被调往C镇任党委书记。临行前,他心里总感觉有个结未解,就想再见一面刘云,见面后,郝乡长问:“小刘,当初你咋敢往我酒杯里倒水?”看小刘有些犯难,郝乡长鼓励她说:“别难为情,实话实说,我不生气,再说你让我少喝酒,身体好了,工作出成绩了,我还得谢谢你哩。”“领导,你知道吗?那是我第一天上班,不小心打碎了你们的一瓶白酒,听说很贵,我又没发工资……另外,你司机进门前叮嘱我说,你身体有病,最怕过量饮酒,要多给你倒水喝。还有,看你们年龄和我父亲(前年喝酒出事了)都差不多,都喝那么多了,我也真的不忍心看你们……。无奈,我就硬着头皮给大家都倒上了用分酒器灌的矿泉水……,谁想大家也没揭穿我,让我糊弄过去了……”“哎呦,看来我们都被你‘耍’了,不过我们还真该谢谢你呀!”郝乡长真诚地说。“领导客气了,我只是憨胆大,现在说起来还真有些后怕哩,嘿嘿……。”


“一场饭局,酒与水的换位,竟有如此玄妙,真是‘假作真时真亦假,无为有处有还无’呀!”郝书记感慨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