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廉政小说

小正,端好了

发布时间:2017-04-06 来源:

小正在医务科忙得团团转。

年尾了,下周医院要招开中层领导竞聘大会,他倒不是担心自己落聘,每年的竞聘对他来说都只是形式,三年来,还无人敢和他正中先竞岗。他要忙的是,怎样选出合格的科主任。医务科长全仰仗科主任把活干出来,谁不希望自己的手下既听话又能干呢?小正哼着《小包公》,该怎么办,似乎心里有了把握。

有电话进来,拿起话筒,小正右眉梢一挑,脸阴了下来。小正在办公室来回踱着,感觉要出去一趟,却不知该找谁。

小正愣了一会儿,重新拿起自己的竞聘演讲稿,细细修改起来。不管怎么样,这次演讲不能失败。

第二天一上班,小正把演讲稿拿给许院长。许院长是业务副院长,他看完稿子,满意地点点头:“写得不错,工作能力强,态度认真,有经验,同志们拥戴,这是你的优势。”

小正坐下说:“要不是您电话提醒,我还准备像往年一样应付过去呢。”

许院长弹了弹烟灰:“另一名递交医务科长竞聘书的是于大鹏。据可靠消息,他给咱一把手送了这个数。”说着话,许院长伸出五个手指。

小正心里咯噔一下,试探地说:“五千?”

许院长摇摇头,烟雾笼罩的眼睛眯缝着说:“小正啊,不是我说你,要论业务,你数第一,但要论生存能耐和胆量,你可不如于大鹏啊!他连科室主任都不是,就敢直接向医务科长的位子伸手,你敢保证他没后台?”顿了顿,又说:“五万!”

“三年工资啊!”小正倒吸一口凉气,嘟囔着说,“我没钱,让干干不让干拉倒!”他松开卷起的演讲稿,其中一页有气无力地掉到地上。

许院长知道,小子的牛脾气上来了。他捡起稿纸,淡淡地说:“你考虑一下吧,这盘棋该怎么下,自己拿主意。但愿输的不是你,我也希望我的手下是个真材实料。”

回家的路上,小正还在嘀咕:“娘的,这礼到底送不送?”刚刚是赌气,真丢了科长的职,面子扫地不说,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也算白费了。可要是送了,自己不就成了于大鹏第二?他还真不愿意和那鸟人划归一类。

小正没有直接回家,拐去了刘老师家。刘老师是他高中的班主任,父亲去世后,他资助了小正六年的学费。小正在内心早把他当作了父亲,遇到难题,总会听听他的意见。刘老师听了他的话,先和他下了盘棋。这一老一少,棋风一个犀利一个沉稳。小正急于结束战斗让老师指点迷津,布局渐渐有了马脚,眼看刘老师一步步逼近大营。吃了败局,小正并不沮丧,急待老师的下文。

刘老师收起棋盘说:“其实你的棋艺远高于我,输在急躁。人无论到什么时候都要相信自己行,沉住气,不能自乱阵脚。”

一直到天黑,刘老师也没告诉小正该不该送礼。

一周很快过去了,竞聘会议室里挤满了人。

该于大鹏演讲了。小正看他面无表情地走上台,念着演讲稿:“我这次竞聘的岗位是医务科长,或科室主任。”

 这个开场白,无异于在人群里丢了颗炸弹,“轰!”的一声,下边乱了,有人故意大声起哄:“竞聘啥医务科长啊,干脆直接竞聘院长得了!”

好多人把目光投向了小正。坐他身边的内科主任马涛说:“这不胡闹嘛?啊,院长要是罢了你让他当医务科长,我立马写辞职报告,才不跟着那样的人干!”小正也知道,马涛断不会真为自己去辞职,但话听起来还是蛮舒服的。

让小正感觉意外的是,之前听说于大鹏竞聘医务科长,怎么又退一步加了个科室主任?他还是头一回见到一个人同时竞聘两个岗的。

该小正演讲了。小正准备充分,激情之中不乏温情,对未来的展望、规划,对工作的热情,对手下的关爱,溢于言表,再加上一流的好文笔,博得满堂彩。

下午结果就出来了,小正胜出。

晚上,院里招待新一年的中层领导用餐。上边一再强调,不准铺张浪费,他们安排的是自助餐。自助餐虽然简单,大家的兴致却不减,一把手常院长挨桌敬酒,敬的是糯米酒。到了小正这,小正一慌,差点把酒洒了。常院长按住他的肩膀:“小正,稳住,端好别洒了,坐下喝!”小正抬头,正遇到常院长欣赏、关切的目光。

许院长附小正耳边说:“小子,你烧高香了,常院长爱才,舍不得免你,又不敢得罪大鹏的岳父老局长,出了高招,让大鹏同时竞聘两个岗位,留了退路。”

小正一下子明白了,他灵机一动说:“常院长,我有个建议。说实话,大鹏这次能参加竞聘,我挺佩服他的勇气,那么多年都没人敢和我竞岗。我们需要的就是这种有胆量有热情的同志,不如让他当我们新增的科室骨科主任吧!”

常院长点头:“嗯,这个建议不错,明天提交院党委研究决定。”

酒罢散场,许院长开玩笑说:“瞧瞧常院长,‘小正,端好了’那个关心爱护啊!小子,你学精了!”

小正纳闷:“什么学精了?”

“大鹏和你过不去,你还推荐他当主任,常院长那里买了好,同事们那里也挣了人心,高!再告诉你一个秘密,常院长安排我,让大鹏先去进修骨科,回来再上岗当主任。以他现在的水平,切!”

到家已是深夜,妻子还在等着,见小正回来第一句先问:“保住没?”

“老婆,常院长不糊涂。”小正右手竖起大拇指,左手从兜里掏出一沓钱。

“你,你没把钱送出去?”老婆急得跺脚。

“我正中先还需要这个?咱凭真本事!”小正得意地翘起了二郎腿。

钻进被窝,小正轻声说:“老婆,其实,我想送来着,几次手伸进兜里总心虚,像做贼一样,感觉忒别扭,到底没把钱送出去。”

听小正讲了经过,老婆叹了口气:“如今官场,像常院长这样的领导不多了,这次多亏了人家,我们要谢谢人家。明天我去给他夫人办张美容卡。”

“不用!咱用实际行动报答,把工作干好比啥都强!”黑暗中,小正不再感觉心虚,稳稳睡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