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廉政小说

品 行

发布时间:2017-04-06 来源:

    刚过而立之年的李新泽,办公室主任没干几年,就被破格提拔为副局长。这多少令局里同龄人及深耕多年的老同志有些意外。他们弄不明白,一个毛头小子,到底给局长灌了什么迷魂汤,使了什么好处,让其“鸿运当头”,一路高升的。

    有人开始扒拉李新泽的关系、背景。很快查明,李新泽父母均为老实巴交的农民,七姑六舅中,也没有一个跟“官”字沾边儿的。这就奇了怪了。李新泽大学毕业,招考到局里,并没显示出什么特殊才能,只是勤快、本分一些而已。可农村出来的,哪个不勤快、本分呢?咋偏偏他的勤快、本分让局长看在眼里?

    曾经当过办公室主任的老张嚷嚷着,让李新泽请客,说:“俺老张干了十几年办公室主任,屁股早该挪到副局长位置而不得,你小子干了没几年就坐了上去,不请大家撮一顿是万万说不过去的。”

    话说到这地步,李新泽只好自掏腰包,请老张及平时关系不错的几个同事去了一家高档酒店。吃饭是小事,其实,老张是怀有鬼胎的。

    酒过三巡,面红耳热之际,老张开口了。老张同着大家的面,单刀直入:“小李,这里没外人,我问你,你到底跟局长啥关系?”

    “没啥关系。”李新泽愣了一下,“只是一般的上下级关系。”

    “也就是说,你亲戚朋友中有根子硬的、职务高的给局长打了招呼?”

    李新泽摇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 “也就是说,你平时省吃俭用,攒下了一笔钱送给了局长?”

    “老张,你啥意思?没有!”这句话惹恼了李新泽。他“啪”地猛拍一下桌子,站起来要走。

其他同事见老张越问越露骨,越问火药味越浓,纷纷劝老张不要再刨根问底,为难小李了。人家小李家在农村,母亲常年有病,又要养活孩子老婆,又要攒钱买房,哪有那么多闲钱?

“这没有,那没有,那我问你,是你脸长得白,还是你有啥日天本事?”    

    老张仍不依不饶。

李新泽气得脸色由红变白,由白变紫,浑身哆嗦。只见他止了脚步,手指老张,说:“张大颜,你别欺人太甚。好,是你逼着哑巴说话,今天咱就同大伙的面,说说我是如何当上这个副局长的!”李新泽顿了顿,眼光扫视了一圈儿,“我先问你,你心里也最清楚,你当办公室主任时,有人给你送过礼没有?包括现金、购物卡、名烟名酒、土特产等,这些东西都去了哪里?你要说实话!”

就像打仗,老张穷追不舍,将李新泽逼到了悬崖边上。没想到,李新泽突然反戈一击,杀了个回马枪,弄得老张措手不及。

老张结结巴巴,说:“没……没有,我……我从没收过任何东西。”

“当真没有?”

“你……你别往我身上扯,没有就是没有嘛!”老张语气虚了许多,完全没了刚才问李新泽时那股咄咄逼人的气势。

“好,那我再问你,我刚上班跟着你在办公室跑腿、干杂活时,一天上午我提水回来,你坐在办公桌前,那个穿皮夹克的人往你抽屉里塞一个厚厚的信封,那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?还有,那天下班你磨蹭着不走,偷偷提回家一个黑色塑料袋,那里面又是什么东西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……我……”逼到了死角,脱光了衣服,老张夹着膀子,被问得无处藏身。

“现在我告诉你,我为什么能当上副局长的真正原因吧!”李新泽瞄一眼猥猥琐琐的老张,“你收受的东西,都装进了自己的腰包,而我并不那样做,能推掉的推掉,实在推不掉的,我都如数上交给了组织,那怕一盒烟、一块月饼!老张,你记住,千万不能把人看得都像你一样贪婪、龌龊!”

    几个同事面面相觑。老张脸憋得如同歪把紫茄子,咧着嘴,气急败坏、困兽犹斗般吼叫:“好好好,算你清高,算你城府深。那我问你,你处心积虑爬上副局长位置,拍拍良心口,你敢保证不收一点东西?收了东西,你还能如数上交组织吗?”

    李新泽鼻子哼了一声,说:“张大颜同志,那恐怕就不劳您操心了吧?”

说罢,李新泽转身叫来服务员,朗声说道:“结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