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廉政小说

正 事 正 办

发布时间:2017-02-04 来源:

还没吃早饭呢,就接到二柱打来电话,说是大柱夜里不在了今天埋。崔老师放下碗筷,跟校长请了假就往老家奔。
大柱和二柱是崔老师二舅家的两个儿子,前几年因为家穷,大柱偷着卖了几次血,结果就染上了艾滋病,先是媳妇去逝,大柱又熬了两年,终于撇下一儿一女也跟着走了。得了这个病,毕竟不是多好听的事,大家都不想声张,所以当天就匆匆埋了。
二柱把崔老师拉到一边,“听说你跟乡长是同学,大柱的两个孩子我养着,你看管办个孤儿证不?”
一向稳重的崔老师没把话说死:“我找找试试。”
乡长很给崔老师面子,一个电话把乡民政所长喊到办公室:“调查一下,看看符合条件不,要是符合,就给人家办了。”
民政所长老王是个年近50的胖子,两只眼睛特有精神,如算盘珠子不停翻动,人送外号“小算盘”。“小算盘”在乡长面前胸脯拍得绑绑响:“行,这事就交给我了。”
“小算盘”答应得挺痛快,可再去找他时,问题一个接一个:先是要孩子父母死亡证明,再要村委证明,一个没上户口的孩子还要上户口……这是应该的。花了半月时间,二柱终于按要求办好了所有申报材料,用塑料袋仔细地包好交给“小算盘”时,“小算盘”接都没接,说是乡里没申请表了,让去县里找。崔老师当时就生气了,这是让申请人自己去办的事吗?申请表应该由乡民政所提供,可是,现在正在求人家,没办法,去县民政局领一张吧。
取了申请表,二柱填好交到“小算盘”手中,“小算盘”看都没看就扔在桌子上,说是得审核。这一审就是三个月,催了几次,“小算盘”说已经报到局里去了,正在研究。崔老师去县民政局一问,就根本没上报。
二柱说:“要不咱们送点钱吧,我听说这几年,乡里凡是办低保的,最少要送给“小算盘”1000块,办个孤儿,最少要送3000。”
“不送,咱这符合条件,凭啥还要送钱?咱们正事正办,坚决不送!”
“不送钱,人家不给办咋办?”
“真不办,就再想办法。”
又过了三个月,二柱找了几次“小算盘”,好话说尽,“小算盘”就是拖着不办。一怒之下,崔老师拨通了市长热线反映了这事。市长热线将此事做了登记,向县政府进行了挂号交办。
两天后,县政府办公室的人来到乡民政所,调查落实崔老师反映情况。“小算盘”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,对着调查人员解释:“这事早就开始办了,一直在审核,现在基本情况已摸清,相关材料都齐了,我们正准备上报呢,估计很快就能批下来。”
一个月后,两个孩子的孤儿证批了下来。“小算盘”拍着二柱的肩膀:“老弟,还是你牛,我办了这么多的证,不花钱的,就你自己。”
一肚子气的二柱回了一句:“花钱?我这是正事正办,花什么钱,别想着什么都收钱。”

(作者:张治河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