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廉政小说

【廉政微小说】红线

发布时间:2016-03-04 来源:

红    线

正阳县国土资源局  危东

 

小姑娘怯怯地跟门卫说:“我想找你们队长。”

 

“田大队长?”周副局长正好过来。

 

小姑娘不太肯定,低声问:“你们这儿就一个队长吧?”

 

“你先登个记。”门卫指了指桌上的本子,扭头招呼周副局长进了门卫室,一边悄声汇报。小姑娘好像不认识田大队长,刚才田大队长进去她都没吭声。

 

土地交易中心的王主任见周副局长在门卫室,过来打招呼。
 

“你不认识田大队长?”周副局长这次慎重多了,重新打量了一下小姑娘。对方也就十八九岁,紧身短上衣,把个胸衬得呼之欲出,腰线也时隐时现,煞是诱人。

 

小姑娘先是点头,马上又摇了摇头。“也不算不认识……”

 

王主任截断她的话,“认识就是认识,不认识就是不认识,什么叫也不算认识啊?”王主任凑近周副局长,“看着就不像良家妇女。”

 

小姑娘手足无措地站在那儿。“我,我来还他的佩饰。”

 

王主任叫住匆匆忙忙的地籍股刘股长,朝小姑娘呶了呶嘴,“找田大队长呢。”那神情,有艳羡,也有讥讽,顺带还有一丝暧昧。

 

“你和田大队长什么关系?”刘股长更直接,简直有点急不可耐了。

 

“没,没什么关系。”小姑娘朝后退了两步。

 

周副局长摆摆手,示意刘股长不要插话,他分管纪检,这是他的工作。“什么佩饰?你不认识他怎么还?”

 

小姑娘从自己的坤包里掏出来一块白色的玉。一头小猪,被一条长长的红线圈着,增添了几分喜气。果然是田大队长的宝贝,平时就连打篮球也不舍得摘下来,说是他妈传给他的。

 

“好你个田大队长,平时道貌岸然,原来都是装的。”王主任也没忍住,问怎么在她手里,同时兴奋地把刚刚路过的审批股张股长也叫了过来。

 

小姑娘嗫嚅着:“可能是他落在我们家的……”

 

众人都看周副局长,早该收拾收拾这个田大队长了,谁的账都不买,还得了?去年王主任的一个亲戚在自己地里刚起了一米高的屋山,田大队长知道后硬是给扒了。刘股长一个同学在乡下搞开发,请了这个田大队长几次,都没请到。还有张股长的弟弟的房子……

 

“你到底认不认识田大队长,田红线?”周副局长问。田红线是田大队长的一个绰号,只要有人找他讲情,他总是会拿坚守18亿亩耕地的红线做挡箭牌。国土局的人背后都叫他田红线。

 

“我知道他后腰上有块伤疤。”小姑娘非常肯定地说。

 

王主任笑,刘股长也笑,张股长还笑。都笑得意味深长,终于露出马脚了吧,

看你田大队长这根红线还能红多久。田大队长肯定是把自己的玉佩落在了浴池,或是宾馆,要不然一个小姑娘怎么会知道他后腰上有块伤疤。

 

周副局长干脆在门卫室的椅子上坐下来。“那吧,再等一会儿,等会儿我亲自带你过去找田大队长。”

 

王主任又叫住办公室的沈主任,有热闹大家一起看吧。

 

程局长过来了,离老远周副局长就迎了上去。众人才明白,还是周副局长厉害,人家刚才是在等程局长呢。

 

程局长带着小姑娘径直来到田大队长的办公室。几个主任、股长也不躲不避了,就站在办公室外面听,反正你田大队长这根红线马上就要掉色了。

 

见到那块玉,田大队长激动得一把抓到手里。“在哪儿找到的?”

 

王主任小声说:“装吧,看还能装多久。”

 

小姑娘说:“我爸淋了场雨,病了一个多月还没好,我从深圳回来看他,上午刚到,他就催我下午给你送过来。”

 

“你是贺庄的?”田大队长问。

 

“嗯,贺老铁是我爸。”

 

程局长松了一口气。

 

“他腰上的伤疤?”周副局长指了指小姑娘问。

 

“小姑娘说,听我爸说的。”

 

田大队长替她解释,“贺庄两个邻居因为宅基地闹纠纷,我们约好第二天去解决,没想到那天突然下暴雨,当事人电话又联系不上,怕失信于人,我们只好冒雨赶过去。车进不了村子,我摔了几跤,身上到处都是泥,后腰这儿还被玻璃划破了。老贺家里有碘酒,让我脱了衣服简单处理了一下。我早想着可能就落在老贺那儿了,电话始终联系不上,这段忙,也没顾不上过去……”

 

程局长重新给田大队长戴上那块玉。衬着白皮肤,那根红线比小白猪更耀眼,红霍霍的。

 

王主任他们看到这一幕,一个个悄无声息地散了。驻马店纪检监察网提供。